[会员注册]    [会员登陆]
当前位置: 主页 > 河洛义教 > 义教日常动态 >

[原创]再回首,来时路,紫丁香开遍视野,开满心田——回访石庙故

时间:2018-12-02 12:31来源:未知 作者:河洛孤独一人 点击:
图片:QQ图片20141210185858.jpg 这张照片是我们下乡义教结束时,离开栾川县石庙中心小学的时候拍的,我之所以把这张合照放在这个帖子的一楼,是因为这张照片对我接下来要说的故事,起着起承转合的作用。经历了21一天的义教生活后,石庙的故事从这里被岁月按

这张照片是我们下乡义教结束时,离开栾川县石庙中心小学的时候拍的,我之所以把这张合照放在这个帖子的一楼,是因为这张照片对我接下来要说的故事,起着起承转合的作用。经历了21一天的义教生活后,石庙的故事从这里被岁月按下了暂停键,如今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四个月过去了,我们又重新回到了这个地方,这个温润可爱像故乡一般亲切的地方。我们从凉爽的队服到棉衣加身,从烈日炎炎到寒风阵阵。一切都似乎变了,又似乎都没变……在这个整个小镇都被披上了冬衣的时节,我们与石庙的故事正在谱写着新的一集……

 

天下着蒙蒙细雨,队友们在约好的的地点——河科大门口,陆陆续续赶来。许久未见,甚是思念。我们这一队来自不同学校的小伙伴们平时很难见到队友们,如今难得队友们又重新聚在一起,实属不易呐。队友们个个心潮澎湃,热情的用各种方式互相问候。虽然天公不作美,偏偏在这回访的日子淋淋漓漓的下起了小雨,不过有这些可爱的兄弟姐妹们在身边嬉笑逗贫,小手小脚再冰凉,心窝子也早已被暖融融的笑声融化了。(这里合照没有拍,疏忽了)

待可亲可敬的出车义工朋友们和队友们都到齐时,我们的队伍朝着石庙出发咯~

 

一路上欢歌笑语,我们终于抵达目的地了~看着小镇四周环绕着的大山,我们亦如见到了老朋友一般,此时兴奋喜悦的情绪无可比拟。小雨仍旧断断续续的下着,雨中的大山仿若仙境,雨雾缭绕山头,同样缭绕在我们心尖。

我们一行人就近原则找了一家石庙中心小学附近的饭馆准备吃中饭,由于小饭馆最大的都容纳不了我们一行14人,我和另外三个队友坐在了旁边的一张小桌子上。可是队友们却盛情邀请我们和他们挤在大桌上吃饭,于是我们就“肩并肩、胳膊并胳膊”的吃了一餐暖融融的午饭~热腾腾的面条逐渐驱散了周遭的寒意。席间我们谈笑风生,队友王颖更是为大家用德语唱了一首欢乐颂助兴,我也用中文附和着。吃饭间,大家指出原来我和同来的枭龙大哥都是左撇子,于是我们两位左撇子亲切友好的握了握手,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有得知我们回访消息的孩子打电话问我们现在的位置,我们考虑到天气寒冷不便让孩子们现在就过来等我们,于是谎称我们快到地方了。

 


吃完饭出来,我们坚持走到石庙小学去,一是路途本就不远,二来可以顺便感受一下曾居住过的小镇风光。路上我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欢呼雀跃。大喊“石庙,我们回来了!”好像这次回来我们就不会走了一样。这让我想起送孩子回家到的时候,有一个孩子对我说,“老师如果你们可以不用上课永远在这里教我们就好了。”我回答,“那怎么能行,老师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而且你也要长大呀,等你上了初中、高中也会离开这里的。
刚到学校就远远的看到校园里已经来了很多孩子等在那里。我们和孩子们打招呼,跑过去拥抱孩子们,看着孩子们冻得红红的脸蛋,还有什么比此时此刻的相聚更令人动容。望着孩子们,看着老师们,嘴角挂着长久的笑容,不需要过多的言语累赘,想念溢于言表。

 

2014年11月29日,河洛志愿者协会河洛义教14届石庙中心小学义教分队,于义教四个月以后,再次回到了这个小学。从陌生到熟识,从酷暑到严寒,一切似乎都变了,又似乎都没变……
这一次我们的队友没到齐,孩子们也没到齐。外地的队友没来,远在县城读书的孩子们也没回来。一些仍旧在镇上读书的孩子,以及在县城读书趁着周末回家的孩子来了。他们有的家就在学校附近,有的却需要步行几十分钟才能到小学。


等待同学们陆续到齐的时间,大家乐此不疲的合影留念。一张张笑脸定格在了石庙小学的历史里,亦如那个夏天绽放在校园上空的太阳一般灿烂。
可是由于种种原因,一些孩子没有收到通知,或者在县城上学没能赶来,不免让我们在相聚之余又有些许失落。不过我们想到了还有一个QQ群可以联系,立马在班级的QQ群里发布了我们已经回来的消息。还好,一些收到消息的孩子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也陆陆续续赶来了。


这是送我们过来的爱心出车义工里面的两个姐姐及一个孩子,在后面组织孩子们进教室的时候,他们也一起参与到了我们与孩子之间的交流互动。


孩子们见到我们一个个的都把早已经准备好的糖果送给我们,我知道这就是他们表达喜欢和想念我们的方式,充满了童真童趣以及浓浓的爱意。孩子们的世界很简单,表达情感的方式也是十分含蓄,也许是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也许是紧紧拉住你的手撒娇,又或者只是来看望一下彼此,让相聚的时间最大限度的延长就好……

 

 


时间到了,孩子们依照义教时的惯例,排好整齐的队伍被我们带到预先安排好的教室,我们也仿佛回到了那个夏天,努力维持队伍的秩序。还是这个熟悉的地方,这个坐落在大山脚下的小镇。不记得多少次,我站在这个方向,眼前是一座算不上巍峨,却也能令你陶醉的大山。她慈母一般的胸怀紧紧的守护着整个小镇,哺育着整个小镇。一代又一代,这里生活的人民似乎同样沿袭着她的温和善良。如今,脚下依然是石庙小学的教学楼,眼前依然是大山和小镇。不同的是身边的走廊上没有嬉闹孩子们,也不用一边打电话给迟到的孩子,一边盯着校门口又有哪个班的孩子姗姗来迟。
2014年11月29号的这个周六,相比往常的石庙中心小学现在是热闹的,相比夏天的义教时光,现在却又过于寂静了些。

 


来的孩子人数不算多,也不算太少。我们把孩子们分作两个教室,每个教室都提前分配好了负责人,活动也是有负责人自己做的策划。这两张照片上是其中一个教室当时的情况。出车义工枭龙大哥、两个义工姐姐和那个小女孩都坐在教室的后排。
孩子们坐在教室里等我们做些什么。队友梦华站到讲台上和孩子们聊了几句,我想了想也站上去了,海燕带头说:“让圈圈老师教大家唱首歌好不好?”孩子们都大声说好。我说,今天是我们回访的日子,在老师教大家唱歌之前呢,想问大家几个问题,义教过去这几个月,大家觉得自己哪方面比从前进步了,或者是有所改变,又或可以谈一谈义教期间印象深刻的事情。
一个问题抛出来,孩子们没有人说话,海燕抛装引玉谈了谈自己对义教生活的感悟,语毕还是没有人主动站起来说。我点了我们班的常亿回答(义教时我是四班的班主任),常亿说感觉自己成熟了很多,也更加懂事了。
常亿在义教结束之后就升入了初一,对于初一的孩子来说,也许成熟这个词并不适合用在他的身上。但很高兴,他意识到懂事、成熟这些词汇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进步。
紧接着,五班的小班长主动举起了小手,他仅仅说了一句:收获了很多友谊。
我又接着问他:”还有没有其他的呢?比如说你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或者说你喜欢的科目都可以跟大家交流一下。“
我话一说完,小男孩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我一时不知所措,上前轻声安慰。孩子还是止不住的哭着……这时队友赵贺出来说:好了,别问了,咱们来做一个游戏吧~
下来后,海燕告诉我,他们班班长(海燕是五班的班主任)是一个特别感性的孩子,义教结束分别那天,他就是第一个掉眼泪的。我顿时有些怅然。看着教室里面孩子们在赵贺的带领下开心的被一个有趣物理游戏吸引着,觉得不提也罢,陪着孩子们开心的做几个游戏也好。起码他们此时是快乐的。非要对他们强调在他们记忆里的快乐已经失去了,短短的21天就只有21一天,一天也多不出来。这样未免有些残忍吧。

 

这个孩子是另一个教室里王颖带的班,孩子的手上写着一些电话号码和名字,孩子们来时都没有带纸笔,就让月亮姐姐用教室里的圆珠笔把联系方式写在了自己的小手上。这是个年级较小的孩子,义教时被分到“宝宝班”,担任宝宝班的女班长。文艺汇演的时候在全校师生和家长面前登台唱歌一点也不怯场。据说校长考虑到安全问题,我们这次回访只通知了高年级的孩子,今天下着雨,孩子又这么瘦小却还是赶来见老师,实属不易。

(责任编辑:河洛义教)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